您好,欢迎来到不会玩!
首页 > 热点内容 > 白鹿原性内容描写情节

白鹿原性内容描写情节

2018-04-12 12:21:58 | 编辑:不会玩

《白鹿原》中白孝文不懂男女之事,原著露骨描写

近期电视剧《白鹿原》正在中,而原著中相对露骨的性描写,相信大多观众早已有所耳闻。接下来小编带您感受一下。

电视剧全家福

孝文结婚之前几乎没有接触过妈妈和奶奶以外的任何女人,结婚之后自然对女人一无所知,新婚之夜依然保持着晚读的良好习惯,气匀心静地端坐在桌前看书。

懵懂青年

这样一来,过了几天,新媳妇还以为孝文不喜欢自己,要把自己休了,在夜里哭了起来。看看原著是怎么说的吧:

“你是不是要休我?”孝文大为惊讶:“你因啥说这种没根没底儿的话?我刚刚娶你回来才三四天,干吗要休你?既然要休你,又何必娶你?”

不识男女滋味

原来孝文压根不懂男女之事,还是新媳妇娇羞的说“女人要下的娃都是男人给的。”孝文有所醒悟,随口轻松地说:“那你怎么不早说?你快说我怎么给你?你说了我立马就给你。”

等待孝文一阵摸索之后。。。。。。

开启新世界的大门

他的腹下突然旋起一股风暴,席卷了四肢席卷了胸脯席卷了天灵盖顶,发出一阵灼伤的强光,几乎焚毁了。。。。。。

电影剧照

然后,大家都知道了,孝文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白孝文和小娥

第二天晚上吃罢夜饭,孝文向婆(奶奶)问了安就回到自己的厢房,脱鞋上炕。新媳妇说:“你今黑不念书了?”他听出她揶揄的话味也不管了,抱住她的脖子贴着她的耳朵说:“我想日你。快!”

小编看不下去了。。。。。。。。。

《白鹿原》停播了!《白鹿原》性尺度问题?

4月17日下午,综合了多方可靠信源得知,才刚播一集的史诗大剧《白鹿原》因为“不知道的原因”遭遇紧急停播。说起这部剧,真是一部风雨飘摇的悲催史:立项就花了十年,投资近3个亿,没编剧敢接还几易导演,又遭遇了停播这最致命的一击!

推荐阅读:《白鹿原》在江苏卫视开播,西凤酒成最大的赢家!

4月18日中午,两家卫视的官方微博都发表了声明表示,“为取得更好的播出效果,电视剧《白鹿原》将择机播出,感谢大家关注!”这么一句话,能服众?也太低估观众的智商了吧。电视剧《白鹿原》什么时候复播?或许没有人知道。

推荐阅读:电视剧《白鹿原》不在陕西卫视播放,是秦人对陈老的最大不敬

今天,书房菌谈谈《白鹿原》里的性!

陈忠实先生的长篇小说《白鹿原》最初在《当代》1992年第6期和1993年第1期上分两期连载,随后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于1993年6月正式出版。

这部小说面世后一时洛阳纸贵,好评如潮。评论界普遍认为这是“一部可以称之为史诗的大作品”。但与此同时,也有人对《白鹿原》提出批评,或认为这部作品是以严肃文学的身份向商品文化“妥协”,向大众情趣“献媚”,小说中的大量性描写首当其冲;或认为《白鹿原》有意模糊了政治斗争应有的界限,美化了地主阶级,丑化了农民革命,背离了历史唯物主义;或认为《白鹿原》以浓墨重彩讴歌了封建宗法文化,带有明显的文化保守主义倾向;还有的直陈《白鹿原》的叙事话语出现了明显的破裂,认为这部长篇存在着重大的艺术创伤;甚至于认为《白鹿原》存在文化价值与艺术价值的脱离,是一部失败之作,批评作家缺乏才气。 (陕西另一位已故作家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第一部发表后,也有类似的经历)

陈忠实在小说《白鹿原》的扉页上引用了巴尔扎克一句话“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何为秘史?陈忠实在创作《问答》时说:“我和当代所有的作家一样,也是想通过自己的笔,画出这个民族的灵魂。

电视剧《白鹿原》剧照

民族秘史可以说是家族秘史、家族文化史。作家陈忠实则另辟蹊径,着重表现家族文化,把它放在整个社会历史变迁的大背景下给予系统综合的审视,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以性描写为突破口,这不仅是一种新颖的构思,而且具有深刻的文化内涵。

《白鹿原》开篇一句“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夺人眼球,尔后露骨的性描写更是随处可见。作者“不回避,撒开写”的写作态度让有些读者认为这是他在哗众取宠,是为了迎合商业化的市场,这其实是一种误读。食色,性也。这既是人的本能,也是人生存的基本需求。私密的性总是同一定的社会、文化紧密相连,从性这个角度窥探生活有助于更深地触及一个民族隐蔽的心态。

田小娥在白鹿原人眼中是一个破鞋,一个淫乱的女人,因此遭到了鹿三的杀害,她死在了男权思想的性剥夺、性占有里,死在了传统道德与传统文化的强大里。她不曾屈服命运带给她的不公。她唯一的武器只有性,她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去求得生存。在她看来,她要确立她的人生地位,求得生命,没有其他的手段和武器。

话剧《白鹿原》剧照

中国历来有“谈性色变”习惯,所以传统文学大多对性都是论而不述,点到为止。即使有些著作如《金瓶梅》、《水浒传》也是要么赤裸裸写性,要么让性带上政治的脚镣。陈忠实则一反常态,以性为切入点,不刻意为写性而写性,不故意挑逗读者的眼球,而是把性放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大背景下,这就让性描写有了哲学的意味。可以说,全书的性描写是刻画人物性格和命运所必需的,透过神秘的性,读者窥探到了每个人的心态和社会秘史。作者站在历史的高度,用发展的眼光和现代审美意识对我们民族生存空间和民族文化进行整体审视:黄土地接受新文明也藏纳着污垢,如何对待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外来文化?中国文化的出路在哪里?我想,这是作者也是我们都要思考的问题。

电影版《白鹿原》剧照

20世纪90年代文学似乎存在着一个说不清的问题,终于在1993年出现了一场“人文精神大讨论”。《白鹿原》的出世,让焦灼的人们看到了更多的希望。它的出现使这场大讨论更加精彩,余波一直持续到1997年仍未停消。1997年12月,修订版的《白鹿原》最终获得了第四届茅盾文学奖。

《白鹿原》(节选):孝文在盲目的慌乱和撕扯不完的羞怯中初尝了那种神奇的滋味,大为震惊,男人和女人之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哇!这种秘密一经戳破,孝文觉得正是在焚毁的那一刻长成大人了。他静静地躺着,没有多大工夫,那种初尝的诱惑又骚动起来,他再不需她的导引暗示而自行出击了。他不一而足,反复享受,一次比一次更从容,一次比一次的结果更美好。他终于安静下来对她说:“这样好这么嫽的事,你前三天为啥不早说哩?”她已缠绵得难以开口,只是呢喃着贴紧他的身子……第二天晚上吃罢夜饭,孝文向婆(奶奶)问了安就回到自己的厢房,脱鞋上炕。新媳妇说:“你今黑不念书了?”他听出她揶揄的话味也不管了,抱住她的脖子贴着她的耳朵说:“我想日你。快!

话剧版《白鹿原》剧照

2017年,《白鹿原》问世整整25年。当年的论争早已经尘埃落定,没有人再质疑《白鹿原》在中国当代小说史上的经典地位。画家范曾称之为“一代奇书也,放之欧亚,虽巴尔扎克、斯丹达尔,未肯轻让”。著名学者郑万鹏说:“《白鹿原》是中国当代文学对中国历史、文化最为完整、最为坚实的重构。这种历史重构实则就是民族精神的重构。它在社会文化构成上找到了中国历史社会稳定运行三千年的原因。”

《白鹿原》是一部家族文化史,真实地描写了中国历史社会的家族式结构, 以白家为焦点展现了一幅家族生活的图景。但同时,它又不仅仅是一部家族史,它也是“一个民族的秘史”。主人公白嘉轩恪守“耕读传家”的治家传统,兴办学堂,送子女接受儒学教育。他还资助长工鹿三的儿子黑娃上学,相信“穷汉生状元,富家多纨绔”。小说从深层次展现了中国历史社会“士”与“农”之间没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平民可以通过职业上的努力实现其社会阶层的升迁。

舞剧版《白鹿原》剧照

在描绘手法上,《白鹿原》还借助了一个非现实的“白鹿神话”。如果说,白鹿传奇是幻想的,那么“白鹿书院”是一个“带着神话色彩的真实故事”。《白鹿原》对于“白鹿书院”的建构,就是对从先秦原儒到宋明理学再到明清关学的现实重构。

进入21世纪,《白鹿原》在2002年被国家教育部选入100部“高等学校中文系本科专业阅读书”书目之一。此后《白鹿原》被改编成话剧上演。电影新版《白鹿原》也在筹划中,而《白鹿原》的话剧、舞剧、秦腔、连环画、陶塑等也都已经问世。

电视剧《白鹿原》剧照

2015年,电视剧《白鹿原》高调开机;2017年,电视剧《白鹿原》还没有播出,便引发了观众的期待与追捧。这证明《白鹿原》不仅仅是一种文学现象,更因其广泛的社会影响而成了一种文化现象。

《白鹿原》里的性是一把双刃剑。当年,《白鹿原》问鼎茅奖之前,陈忠实在性描写方面所作的删改,以及他对朱先生有关“翻鏊子”的评说的删改,其实不过是古往今来的大作品都会经受到的主流话语秩序的洗礼罢了。中国古代有《水浒》诲盗和《西厢》诲淫之说,触及的正是“性”和“政治”这两个永远敏感的话语禁区。陈忠实的《白鹿原》同时触及这两大话语禁区,又置身于当下中西文化冲突的语境,其引发争议,自然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电视剧《白鹿原》宣传海报

本文参考、综合《白鹿原》、《论<白鹿原>性描写的多重文化内涵》、《<白鹿原>之争:文化·历史·性》等文章

推荐阅读:《白鹿原》停播,读读这段你就明白了!

书房记公号ID:shufangji2013,微信搜索关注:书房记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